您的位置: 文章首頁 > 短篇小說 > 絕望的苦果
絕望的苦果
作者: 文煞/創作時間:2018-11-28 13:31:27
文章內容

絕望的苦果
文/宋昱慧
黑色焰火酒吧幽暗陸離的燈光和舞臺上衣著暴露的妖艷女人火辣辣的勁舞讓空氣中不停地涌動著一種非常不安分的氣味——男性荷爾蒙爆棚的燥熱氣味交織著女性因為春心蕩漾而情欲泛濫的魅惑氣味。那些以踐踏貞操和蔑視自愛為樂事和能事的男女已經旁若無人地開始了動物最原始的互動游戲,如同世界末日提前降臨一樣糾結在一起,不停地扭動著蛇一樣的軀體。蛇是這個世界上最具邪惡和蠱惑的動物,打破了伊甸園的祥和、寧靜,讓亞當和夏娃偷吃了禁果,于是人類就有了瘋狂的情欲和為了宣泄情欲的各種游戲。這樣的游戲任何時候都是最具有感官刺激的場景,甚至可以激發有著嚴苛家教的女子被封印的情欲,更何況這里都是一些為了尋求刺激而來的空虛男女。醉生夢死的人聚到一起只能是更加地醉生夢死,這些醉生夢死的人因為空虛而釋放出來的動物的本能欲望,讓空氣中魅惑的氣味更加地滾動著洶涌的魅惑,讓欲望的烈火更加猛烈地燃燒,瞬間讓這幽暗鬼魅的酒吧烈焰升騰,濃煙滾滾。黑色焰火,本是魔界的圣火,可以毀滅世間萬物的邪惡的火,是可以讓人瞬間喪失理性、心智、希望而甘愿墮落到淫賤的邪魅的火。這時候的黑色焰火酒吧里,黑色的焰火熊熊燃燒,瘋狂地飛騰、吞噬、撕咬、作踐、激發、引誘、魅惑這些狂歡的男女更加瘋狂地拼命地狂歡,讓這里變成放縱欲望的人間魔界。
文珞瑜已經不是第一次來到這里,她像一個吸食了鴉片的癮君子一樣牢牢地被固定在這里,瘋狂地熱愛這里,貪婪地癡迷這里可以讓人亢奮到血管噴張的刺激和因為刺激而出現的混亂場景——可以讓一群看上去也算高貴的人脫去身上包裹的華麗外衣,退化到原始的動物種群。文珞瑜鄙視至于是仇視那些整天戴著假面具裝腔作勢的人,看著衣著鮮光、風流倜儻,骨子里滿滿的淫賤和猥瑣,只有在這樣的地方才可以讓他們毫無顧忌地恢復原形。這里真是絕好的地方,就像照妖鏡一樣讓任何的妖魔鬼怪都統統恢復原本的面貌。這個世界上的很多人如果退掉刻意的偽裝,實在跟動物沒有什么區別,甚至比動物更卑鄙、猥褻、淫賤。
黑色焰火里鬼魅的燈光不斷變幻著五彩的顏色,那種光怪陸離的色彩在文珞瑜一襲深V低胸的深紫色晚禮服上不斷變幻出各種充滿誘惑和鬼魅氣味的顏色。一頭做成波浪似的金黃色長發隨著刺耳的音樂和她不停扭動的身軀一起野性十足地搖擺,讓她像極了妖艷、放蕩、慣會招蜂引蝶的埃及艷后似的野性十足的酒吧性感尤物,拼命地鼓勵、蠱惑身邊那些被刺激的荷爾蒙爆棚的雄性動物成為她的獵物和俘虜,并以這樣獵獲的獵物和俘虜為驕傲和本領。不得不說,文珞瑜的價值觀已經被這里肆虐地燃燒的黑色焰火嚴重地扭曲。
一只手,不錯,是一只手,一只炭黑油亮的手,一只堅硬而壯碩的炭黑油亮的手,如同巨大的黑色邪魅的蝴蝶翩然落在文珞瑜裸露的肩膀上不停地煽動著黑色的翅膀一樣,輕輕地摩挲,非常不安分地慢慢游走。文珞瑜身體里的燥熱如同跳動的火焰在猛烈地奔突、升騰,她極具挑逗地扭頭對著這個說不清楚是來自南非,還是來自喀麥隆,還是什么剛果、馬里的非洲人嫣然一笑,露出如同玉貝一樣精致的牙齒,翕動著的鮮紅嘴唇如同微微張開的桃花的蓓蕾,讓人忍不住生出熱愛和憐惜,甚至是忍不住去輕輕親吻。
“我的女神!你孤單得讓我心疼!這么漂亮的寶貝、女王,卻如此孤單!這簡直是所有男人的恥辱和失敗!”非洲人迷人的笑容非常地陽光而炙熱,仿佛是燃燒正旺的炭火,可以瞬息讓生鐵成液、堅冰融化的炭火。他的中文雖然生硬,但是很有磁性般的吸引力,或者是誘惑力更確切。
“寶貝!你知道,我不想成為恥辱和失敗的笑話!”他非常曖昧地笑,順勢壓低了身子,用那張有著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和肉感十足的厚厚的嘴唇的黑色的臉輕輕碰觸文珞瑜的發絲。
文珞瑜的背部緊緊地貼著這個高大威猛的非洲男人,波浪似的頭發緊緊地貼著對方壯碩的軀體,不停地扭動身軀,臉上掛著更加放蕩妖冶的笑。非洲男人在這樣的鼓勵下更加大膽,大大的黑白分明的眼睛閃著饑餓的獅子遇到角馬時才有的灼熱光芒,潔白的牙齒如同排列整齊的玉雕,臉上的笑容更加迷人而誘惑,手指的動作輕柔而又節奏感十足。文珞瑜迎合著他的動作,希望自己變成一頭雌性的獅子,被眼前這頭肌肉壯碩、威猛十足的雄性獅子用盡蠻力和手段去征服蹂躪,來滿足她的異類的自尊心和好奇心。真是瘋子!十足的瘋子!文珞瑜對自己這樣恬不知恥到不要臉的想法感到震驚又刺激,她居然興奮得狂熱而張揚,似乎渾身的血液都在沸騰和燃燒,讓她躁動不安。真他媽的瘋子!文珞瑜在心里恨恨地罵自己。不知道是音樂的作用,還是酒精的作用,還是鬼魅的氛圍的作用,文珞瑜竟然非常自然地把最敏感的背部倚在了這頭非洲獅子的胸口。這簡直就是最明白不過的自我出賣和鼓勵,就像似掛牌的妓女告訴來尋歡作樂的嫖客“我是婊子”一樣的張揚和囂張。
非洲男人絕對不能稱為紳士,然而卻是天生的情場混混,面對這樣的鼓勵和挑逗自然是更加野性和大膽。他粗壯的手指從文珞瑜的肩膀慢慢地移動到脖項、臉頰、額頭、頭發,然后輕輕下移,如同扭動游走的蛇,斯斯地吐著信子,慢慢下滑到她的胸部和腰部,讓她像一頭發情的母牛一樣狂躁不安,幾乎是本能地把臉埋到男人用濃濃的香水覆蓋的胸口。男人低下頭,厚厚的嘴唇輕輕地在文珞瑜的嘴唇上摩挲,仿佛是蜻蜓點水一樣,若即若離,讓她生出深深的渴望,一種需要被凌虐和蹂躪的渴望,一種原始的獸性和野性混合的渴望。非洲男人非常了解女人身體的變化,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就開始配合這樣的渴望,猛地用同樣粗壯的舌頭撬開文珞瑜的牙齒,在她的口腔里翻滾、攪動、沖刺、攻擊。同時,手變得更加地不安分,讓她徹底成為被欲望控制的動物,被欲望焚燒了五臟六腑的動物,喪失了起碼的理智和尊嚴。文珞瑜幾乎可以聽到自己五臟六腑燃燒時的嗶嗶啵啵的聲音,和火蛇撕裂她的皮膚時的呲呲聲,她感到自己是一枚被點燃了引線的炸彈渴望爆發時的巨大威力與毀滅帶來的快感。她幾乎是迫不及待地就被男人拖出了酒吧,十分粗暴地被摔在附近情侶酒店粉紅色的圓形大床上,被這個黑猩猩一樣強壯,連名字都不知道的非洲男人把這樣黑色欲望的火焰一次次地推向欲望的巔峰和極致,讓她欲仙欲死地沉溺,瘋狂地隨著波浪沉溺、漂流、顛簸、旋轉、窒息…..她的嘶叫、她的呻吟、她的疼痛、她的喘息、她的暈眩,匯聚成波濤洶涌的快樂浪潮吞沒了她的軀體。文珞瑜感到從未有過的新奇和美妙,仿佛有無數只五彩繽紛的蝴蝶在她的大腦里紛飛,讓她的心不停地躁動,渴望著被眼前這個獸欲無窮的動物引導著完成那些無比美妙的成年人的游戲。文珞瑜已經完完全全地沉溺在欲望的海洋里,隨著波濤不停地擺動自己的軀體,嘗試著變換各種各樣的體位。這是一場可以用慘烈形容的角斗和戰役,雙方都拼盡了全部力氣和手段,然而卻可以達到雙贏和共勝。他們像兩頭發情的獅子,不停地進攻,拼命地在對方的身體里索取和發泄。又像似一黑一白兩條扭結到一起的蛇,死死地纏住對方的軀體,大有不同歸于盡誓不罷休的陣勢……
文珞瑜出身于富裕的中產階級家庭,父母都是中學教師,傾盡心血用流行的社會精英教育的模式培養她,給她能夠做到的最好的一切滿足,讓她可以傲視許多同齡人而無憂無慮地成長。文珞瑜幾乎是一帆風順就考入重點大學,沒有經過任何同齡人經過的痛苦煎熬就毫無懸念地成為天之驕女,受到上天特別垂青的天之驕女,出生在優渥的知識分子家庭,漂亮、聰慧,多才多藝。
“逆境使人立志,順境使人喪志”,太過順利的人生也許正是不幸的開始。在應試教育模式下,在她應試教育衛道者父母的精心培育下,像一朵溫室里養育出來的白蘭花一樣,文珞瑜完全沒有抵御外界環境的能力,更沒有抵御誘惑和挫折的能力。在大學里,完全脫離了父母庇護和監護的她像個完全沒有防御能力的籠養家兔被拋棄在危機重重的原始叢林里一樣,懵懵懂懂地亂闖亂撞。在塞滿天之驕子的大學校園的里,文珞瑜這個曾經是鶴立雞群的鳳凰女變得像蘿卜和白菜一樣普通和平常,沒有一點兒可以出類拔萃的痕跡。巨大的心里落差讓文珞瑜陷入前所未有的無助、恐懼與頹廢,仿佛置身在一個茫然空曠的終年被黑魆魆的迷霧籠罩的荒島上,無所事事地游蕩。沒有了父母的監督,對高強度的中學學習生活深惡痛絕的厭倦,讓文珞瑜毫不費力地就和周圍其他同學一樣干干凈凈地喪失了學習的積極性,更不要談什么奢侈的自主性、自律性。對于一個沒有培養自控能力的大學生談自主能力和自律性真的是亙古未有的笑話和癡人說夢,就像是要求一個不認字的放牛娃研究原子彈一樣可笑的笑話和癡人說夢。考試可以掛科,買學分是公開的秘密,論文靠抄襲,曠課是常態,吃飯叫外賣,網游、K歌、戀愛,這樣的大學能夠讓學生到哪里去談自我約束力和自律性這樣的能力和美德?!我們不得不絕望地承認,我們的教育體系居然從來就沒有可以培養我們的學生自我約束和自律性這樣的學問和習慣,從家庭到學校,再到社會環境,都缺失這樣的教育和引導。世界上還有比這更加悲哀的事情嗎?!對于一個國家還有比這更加絕望的事情嗎?!對于教育還有比這更加失敗的事情嗎?!
文珞瑜所有的游戲都玩遍了,在學姐的蠱惑下到歌廳撩少爺,去酒吧勾引先生,空虛的人生需要各種各樣的刺激來填滿空虛,然而,又會讓自己陷入無邊無際的更蒼茫的空虛。文珞瑜真的是非常地空虛,她需要各種各樣的新鮮刺激來填滿她那無窮無盡、飄飄渺渺的數不清的空虛,于是她成了黑色焰火的常客。在這個開放的城市里,這里聚集了全世界各種膚色、各種身份的喜歡獵奇的形形色色的男女,懷著刺激和游戲的目的像夜場的幽靈一樣在這里釋放和宣泄自己隱藏在靈魂深處的邪惡、齷齪和卑賤。文珞瑜就像個見到血的蒼蠅一樣一下子就癡迷這樣的游戲,游走在各種各樣的男人之間,展示她作為女人的魅力和手段,享受著不同男人在床上花樣翻新的不同刺激和感官的快樂,并且也根據自己的心情收取可以算是豐厚的錢財,滿足自己被淘寶和京東挑起的購物欲。
日子一天一天地過去,文珞瑜日復一日地沉醉在她自己認為的精彩生活里不能自拔。她身體也不知不覺間在這樣的日復一日里慢慢地變化,開始是非常地沒有力氣、疲憊、倦怠,渾身酸軟無力,然后是非常地容易感冒,再然后是皮膚出現濕疹和紅斑,并且迅速地消瘦到可以用瘦骨嶙峋來形容,雖然看上去這樣的形容還是有點夸張,以至于她每天要用大量的時間跟自己的身體對抗,而通常這樣的對抗都是以她的失敗而告終。文珞瑜開始恐懼,開始驚慌失措,她雖然對生理和病理的知識只有一知半解,但是也道聽途說了一些有關的可能被感染的知識,然后又有神奇的無所不包羅的網絡的幫助,那種高度相似的癥狀讓她變得憂心忡忡、恐懼憂慮、惴惴不安,整日提心吊膽,甚至是夜不成寐。文珞瑜不想承認一個隱秘的事實,不敢承認,不愿意承認,但是,又因為恐慌、恐懼而忐忑不安,忍不住想去證實。
學校的衛生保健部門因為大學越來越成為艾滋病的重災區的緣故,開始了一項便學公益活動,提供免費的艾滋病試紙。文珞瑜找出一身被遺忘在箱底不知道多久的衣物,用頭巾把臉部包裹的嚴嚴實實,又戴上超大鏡片的墨鏡,確信不能有人認出自己的情況下,才躲躲閃閃地到試紙箱里用有生以來能夠達到的最迅速的動作,可以讓她自己都驚訝到震驚的驚人速度拿出一張試紙,飛速地逃離現場。不錯,她像個拼命逃跑的罪犯一樣飛速地逃離現場。但是,即使是這樣的飛速,她還是能夠感覺到隱藏在周圍像偵探一樣準備出擊的身影躲在幽暗的角落里。
文珞瑜一個人躲在遠離城市偏遠的市郊便捷旅館的房間里,惴惴不安地看著手里的試紙,翻來覆去地拿起來又放下,她實在是沒有把握自己可以承受這個小小的紙片顯示的結果。有的時候,人的命運居然由一片窄窄的紙來決定,絕對要盛贊科技的偉大發展和人類的智慧,但是,不是所有人的智慧和道德都會隨著科技的發展而提升。猶猶豫豫了大半夜,文珞瑜終于下定決心,像個視死如歸的勇敢死囚決然地走向刑場一樣決然地鼓起全部勇氣按照說明書的方法采血,試驗。然后,文珞瑜像一個輸了全部家當,負債累累的賭徒孤注一擲地緊緊盯著莊家手里晃動的搖盅一樣死死地盯著試紙的變化,仿佛那是一位可以掌握自己命運的女巫,讓她感到卑微、恐懼、無助而不停地顫抖。
一道紅線慢慢地顯現出來,文珞瑜的心被看不見的魔鬼尖利而冰冷的爪子揪住粗暴地提起來,她的冷汗開始沿著帶著紅色濕疹的臉頰流下來,匯成一條條奔涌的小河。一秒、兩秒、三秒,文珞瑜的被魔鬼的利爪揪住而高懸的心仿佛被慢慢地放下,慢慢地放下,就在剛剛要回到肚子里的時候,她感到渾身因為劇烈緊張而團聚到一起形成鐵塊一樣僵硬的肌肉慢慢地開始放松的時候,就在她長長地吁氣到快要全部釋放的時候,就在她開始暗暗地慶幸并且要下定決心改邪歸正做一個干干凈凈的女人的時候,一條可以要命的紅線慢慢地顯示出來,就如同猛烈地撕裂天空中密布的烏云的閃電一樣驟然間撕裂了文珞瑜全部的僥幸和希望,讓她的眼前瞬間無比地黑暗和絕望,同時有一只隱形的手惡狠狠地把她的軀體往前猛然一推,她便墜入了空虛的無底的深淵,不停地下沉、下沉,在她失去知覺的那一刻,她明白了原來天堂和地獄僅僅只是隔著薄薄的一張紙。文珞瑜,昏倒了。
文珞瑜恨!非常地恨!非常以及極其地恨!恨她的父母從小把她當作寵物“侍養”,讓她成為看似嬌貴的公主,卻沒有王室的身家和背景可以憑借,最終還是要被糊里糊涂地拋進社會的泥潭去經歷她自己的未知人生;恨學校的老師,除了將課本上那些不知道被多少人放在嘴里咀嚼了多少遍的爛得不能再爛的所謂知識騙取生活和晉職的資本外,居然從來沒有教給她人生該堅守和執著的理想和品德;恨現行的教育體制,把人變成學習的機器,還是復讀的機器,讓千千萬萬的大學生成為百無一用的書生而面臨畢業就失業的悲慘命運,讓教育變得從未有過的失敗和積累民憤,讓大學成為可以隨意放縱自己的游樂場;恨她曾經一度在小的時候引以為驕傲的祖國居然能夠做出“允許艾滋病病毒攜帶者入境”這樣荒謬的吸引留學生的政策,讓大量的非洲人涌進中國的校園成為艾滋病病毒的傳播者和傳染源;恨那些把她當作玩物一樣消遣的男人把這惡毒的病毒帶進她的體內,讓她成為被判了死刑的可憐死囚苦苦地在病痛的深淵里無助地掙扎;更恨她自己不思進取,自甘墮落到不知廉恥,把自己變成悲劇的特寫和笑話。所有的人同心協力地制作了一枚色彩斑斕到誘人饞涎的絕望的苦果,她卻在不知不覺間傻傻地吞下!可恨的是,沒有人代替她承擔這顆苦果的絕望,她只能自己獨自絕望地咀嚼。恨!洶涌澎湃的恨匯聚成浩瀚的海洋吞噬了她的靈魂和軀體,讓她徹徹底底地變成了復仇的女鬼,仇視一切的女鬼。
文珞瑜就像一顆充滿仇恨的隱形病毒炸彈一樣在空氣中漫無目的地游蕩,隨時準備炸翻那些她可以捕捉到的同樣漫無目的地放縱自己尋求刺激和獵奇的同類,用以發泄她漫無目的的仇恨。文珞瑜開始吸毒、酗酒,更加地放縱、墮落和不知廉恥,瘋狂地尋找可以上床做愛的對象,不分人種、不分膚色、不分年齡、不分丑俊,甚至是不惜倒貼,為了掩蓋皮膚上的紅疹和虛弱的身體,她更加瘋狂地吸毒。
自殺似的縱欲,復仇一樣的墮落和頹廢,很快讓文珞瑜的病毒發作,她冷汗直流,身體虛弱到幾乎不停地顫抖,消瘦到只有一副骨架包著枯槁的皮膚,眼窩深陷,眼眶發青,走路也搖搖晃晃。她早就成為校園里臭名昭著的污點學生,被勒令退學,她非常重視臉面的父母因為要維護自己“高貴而驕傲”的臉面的緣故很早就不準她踏進那扇讓她同樣感到恥辱的家門,她徹徹底底地被這個世界遺棄了。
寒冷的冬夜,像夜游的冤魂野鬼一樣游蕩在空曠的街道上的文珞瑜如同掛在冬天豆角架上被遺棄的干豆角一樣在風中顫顫巍巍地搖擺。已經變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她就算是不惜倒貼也沒有一個哪怕是生活在垃圾場里的流浪漢來光顧她。文珞瑜的眼前只有無窮無盡的茫茫黑夜,她知道她永遠都看不到黎明的燦爛天光,她甚至都不能記起天光的模樣,她仿佛一直就是生活在黑暗中的人,從未見過天光。她的人生就是一場悲劇和笑話,悲劇的開始,自然要悲劇地結束,她真地,悲劇地結束啦。文珞瑜帶著仇恨和絕望孤獨地死去,留下了一具連孤魂野鬼和被饑餓、病痛折磨的垂死的流浪狗都不愿意接近的丑陋不堪的連尸體都不像的尸體……


最新評論
發表新主題   回復主題
快速評論
標題:
內容: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
掃描上方二維碼
看更多免費小說

更多登錄方式

無法登陸?請看這里>

中国福利彩票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