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文章首頁 > 散文美文 > 沒有最后的我們(陸陽)
沒有最后的我們(陸陽)
作者: 文煞/創作時間:2019-09-07 19:09:12
文章內容

沒有最后的我們
每個人的心底,總會有那么一段或者幾段晦澀的往事,我們習慣于將它放在心底,不去觸摸也不敢讓他人觸碰。
二十二三歲的我們,正處于不尷不尬的年紀,出門時已經有孩子叫我們叔叔阿姨,每個人也都或多或少的談過幾場戀愛,有過一段或者半段的傷心回憶或是刻骨的記憶。
我們開始習慣熬夜,開始習慣獨處,開始游戲人間,開始毫不在乎,開始將心事鎖進日志,開始對空間進行加密,開始整夜整夜的失眠,開始無緣無故的傻笑或是流淚……
我們開始笑,對不同的人笑,真笑,假笑,傻笑,媚笑,沒心沒肺的笑;我們開始虛偽,開始帶著面具生活,開始在夜深人靜的時候發表一些或為矯情或為聲嘶力竭的微博與說說;我們會將與對方有關的一切聯系方式默記于心底卻從不敢主動聯系,半夜從噩夢中驚醒淚眼漣漣的摁下那串熟記于心的數字卻是終無打過去的勇氣;手機上設置的永遠是他所在的城市的天氣情況,突然降溫的天氣總會提心吊膽的想他會不會記得加衣服?吃飯的時候總是在想他會不會又忙的忘掉吃飯?他生病了會不會又固執的說小柴胡顆粒是孩子吃的而不肯吃藥?總是有說不完的卻又只能放在心中的擔心折磨著自己。
看著身邊的朋友開始結婚生子不是沒有過心動,看著一天天老去的父母那擔心焦慮的眼神不是沒有過愧疚,身邊亦不是不曾出現過比他更優秀的人,只是不甘心,不甘心這么多年的等待,不甘心這么多年一起走過的日子,在他沒有成家立業前還是會給自己虛無的希望,還是會癡心的等待,還是會自欺欺人的告訴自己也許所有的現在都是過程,我們要的只是結果;也許終有一天我們也會守得云開見月明,嫁給心中的愛情。
不知道在他的心目中會不會也有過這樣一個人,讓他愛到不能愛亦不會恨得地步呢?


那一年我讀高一,陌生的城市中,花一般年華的我愛上了我們的班長S。
時隔那么久他也有了現在恩愛的女友,所以我也不便說出他的名字,姑且就叫他S吧。
那時的他就像一個不諳世事的小男孩,好看的面容,單純的眼睛,喜歡穿白色的衣服,待人真誠而友好。
也許就是第一眼看到他時,我便開始喜歡他了吧。
我是個敢愛敢恨的女孩,喜歡了就是喜歡了,不忸怩也不做作。雖然那時的戀愛是不道德的,是要遭受白眼與譴責的,是要被扼殺在搖籃中的,是要在遭受老師與家長的強烈反對批評與同學的白眼的……
可是,我不怕。
我開始對他好,我把座位調到他的前面,關注他的一舉一動,有時午休的時候會看著睡著的他發呆,那時的我就像一個花癡,花癡到只要他開口,我便會馬上答應做他的女朋友,然后執他之手,與他偕老。
可是直到我等到學期結束,他都沒有提出要我做他的女朋友。
短短二十多天的一個寒假于我來說漫長如一個世紀,我好希望開學,我那么的想可以隨時看到他,可以陪他一起喜怒哀樂,可以當面告訴他我喜歡他。
開學后我如愿的告訴他我喜歡他,我給他寫了一封不長的信,告訴他我對他的喜歡,只一會他的回信就來了,比我的還短――對不起,我喜古典,含蓄,長發飄飄的女生,他的性格太活潑了,不適合我。
看著他的回信,我很不得把他拖出去給槍斃了,原來不在一起,也可以因為人長的是否古典 含蓄,頭發是否長,性格是否活潑!甚至我都不介意他直接說不喜歡我,那樣我便會徹底死心,也許事情就是不一樣的結果。
后來很多人告訴我,那天之后的我,變了。說不清變在那里,反正變了。
后來的后來就分班了,他選了理科,我選了文科,他搬著桌子去了四樓的最東面,我搬著桌子到了一樓的最西面。生活,從此幾乎沒有了交集。
具體是哪一天我忘了,只記得那天陽光明媚,吃玩午飯的我們坐在教室前面曬太陽,忽的就看到了他還有他身邊的她。邊上的同學從教室端出了凳子要他們坐下曬曬太陽,聊聊天,他們坐下了,而我起身離開了。不是小心眼,只是不能接受他身邊的她和他們脖子上帶著的同款情侶吊墜。我不能接受拼什么我努力了那么久,卻輸給了那么讓我瞧不上的一個人,我甚至開始同情我自己。
那時的我,認識了一直相處到現在的閨蜜――男姐,受她學習音樂的影響,我開始學習播音主持,每天和她一起上課,一起瘋,一起去當藝術生,生活中她亦知道我對S的所有情感與壓抑的不滿。
后來遇到了很多的事情,包括他和那個女孩分開我都沒有去參與他們的事情,不因為別的,只是不屑,真的不屑。我以為和他的一切都過去了,我會有新的開始的。直到那一天,聽完鋼琴回來的我被另一個同學攔住并告訴我:他被人打了,原因是他為另一個女生出頭。不知怎的,當時的心狠狠的疼了一下,我都沒有問清緣由,便去找了打他的那個男生,我認識那個男生并和他有點交情吧,當我聽著那個男生告訴我所有原因時,我已明白現在的S已不再是我認識的那個小男生了,他變得不再干凈與單純了,可是我還是默默的幫他解決了這場危機,那個男生后來也沒有再找他的麻煩,甚至后來他們還成了所謂的朋友。
再后來,因為我在這場愛情游戲中是的一個小計謀吧,他開始追我,我也就做了他的女朋友。包括男姐沒有誰看好我們在一起,我也知道那時的S并不是真心的喜歡我,只是在一起了那么就在一起吧。
我又開始對他好,禮拜天我們一起逛街,一起吃東西,有的時候也會帶上男姐一起,其實男姐明白我當時的內心,所以當有一次我們三一起吃飯時,男姐便說了一句:“既然他都和老韓在一起了,脖子上的那個吊墜是不是可以換換了呢?”S聽了之后沒有說話,也沒有解下那個吊墜,那一天我生氣了,真心的生氣。第一次,我對他哭了,壓抑了好久的淚水就那么釋放出來了,沒有吃完飯我便離開了……
那個下午,我想了很多,那么高傲的我沒有必要就那么委曲求全的,晚上他又來叫我吃晚飯,我們在食堂吃了拉面,吃完之后我對他說:“如果我說不分開,他會同意么?”他沉默了一下忽然告訴我:“那也是他想說的話,只要我愿意,他會一直陪在我的身邊。”忽然我就覺得所有的花兒都開了……
從此他便變成了一個很好的男友,我們的感情也開始穩定,他是個大男子主義嚴重的人,他開始約束我的交往,開始每天都和我一起吃飯,就連飯店的老板都開始說我們般配了;他還幫我洗衣服,甚至把我慣得都開始把一周的襪子攢那留給他洗了;去發廊只要沒有洗頭妹,都是他幫我洗頭;我大姨媽到了肚子疼到不行,他便一下課就跑四層樓只為看我一眼;我們走遍了那個城市的大街小巷,還記得運河邊他背著耍賴的我走了好久好久,直到累的滿頭大汗,連邊上的老大爺都看不下去了他還是不讓我下來;還記得新建好的泗水古國里那個被我們撞掉了一角的花園,那天我們硬是帶著傷還把壞的不能動的電瓶車抬了那么遠……
再后來又是什么樣的呢?他開始學習美術了,進了藝術班,接觸了一些新潮的人和物,他以為他還是原來的他,他沒有變,其實他已經變了,他又一次變了,藝術生的學習氛圍已經徹底的改變了他,只是他還不愿承認罷了。
后來他要去徐州考四天美術,我很擔心,給他寫了四封信放在信封里,告訴他如果想我了,就打開,會有驚喜的,可是直到他考完了回來,那四封信依舊好好的放在那里,他跟根本不曾打開過…..
再后來就是準備高考了,沒有多大的感覺,每天依舊會陪他出去玩,晚上陪他去網吧玩通宵,甚至高考的前一晚我還把還珠格格看了第N便。那是一段有如吸食鴉片的歲月,賭上所有的青春與未來的歲月,痛并快樂的日子。
高考,結束了。他,以不錯的成績走上了擁擠的獨木橋;我,因為特殊的原因選擇了復讀。
要開學的那一天,他擁著我說:“老婆,好好讀,我等他一年,我會好好愛他一輩子的。”我當真相信了,相信了他說的一輩子。
高四那一年,我選擇了一所全封閉的學校,陌生的環境,換了一切的聯系方式,褪盡鉛華,我想用一年走進有他的城市,走進他的生命。那一年,我們靠著手機聯系,我靠著思戀孤獨的度過那一年的復讀生涯,我考上了有他的城市,我以為我們終于可以在一起了,可是,我錯了。
那是高考結束的第好幾天呢?我來了他讀書的城市,本想給他一個驚喜,卻發現原來自己早已成了一個小丑,在他朋友或為同情的目光中,我知道,一年的時間早已讓我們的感情物是人非。
那是怎樣的一個暑假啊,從六月十號到十月八號整整四個月,我每天把自己關在房間里,除了痛苦就是回憶,我砸碎了有關他的一切,卻還是砸不碎他的影子。我想到了死,可是我不甘心啊,憑什么我用盡心血把他從沙碩磨成了珍珠卻要掛在別人的脖子上炫耀?我不甘心,真的。
于是我走了很多城市,看了很多心理醫生,吃了很多藥,再后來,開學了。
我來到了有他的城市,卻再無他的陪伴,諾大的江南古城,我和媽媽艱難的辨別著陌生的路,捧著地圖尋著冰冷的公交站臺,一路找到學校,不是沒有給他電話,不是沒有請他幫忙,可是他拒絕的好干脆:“在睡覺,不想起,她知道會生氣。”
呵呵,也許是他的最后一句真的刺痛了我“她會生氣”可是他們在一起的時候怎么不想想我會不會生氣?我絕望的幾乎要死掉的日子他有沒有想過我是不是在生氣!
大一上學期,我們還是糾纏著,糾纏的三個人都很痛苦,后來我就問他:還愛我么?他說:愛;我說:那他愛她么?他說:愛;我就說:都愛他想怎么辦?他竟然恬不知恥的說:他做我情人吧……我記得當時我轉身就走了,那天外面下了很大的雪,我穿著薄薄的短裙,對他沒有一絲留戀的走了。
后來我便再沒有主動找過他,哪怕一人在外半夜高燒41度,我也只是敷著冰毛巾,抱著電話哭到天明后一個人去了醫院自己打吊瓶,
我的初戀,在我接下來一個禮拜的重感冒中結束了。


第二段感情來的很突然,朋友介紹的男孩L。
最初關于他的一切我都只是聽說,我聽說他是個不錯的男孩,我聽說他也是班長,聽說他是什么副主席,聽說他長得很帥,聽說他剛失戀三個月,聽說很多很多……
可是,我們還是開始了。
認識的第七天我便去另一個城市他的學校看他,那是元旦的第二天,很冷很冷,我不知道是抱著什么樣的心情去的車站,也許是對未知的刺激,也許是對S的小小報復,也許是他托介紹人帶來的禮物的興趣,總之,我做了一個大膽的嘗試,我去了一個我只認識了七天的男孩的城市。
一路的忐忑與辛苦自不必去說它,自然我也沒有告訴他我準確的到達時間,只是當我要到的時候,我給他打了電話,很遠的他竟然在很短的時間內趕到到了車站接我,并且帶了我最最喜歡吃的橘子剝好了送到我的嘴里……
他很興奮的帶我去了他們的學校,打電話給他的學長,帶我去他的阿姨家,他似乎要昭告世界他有女朋友了,我相信,起碼那一刻的他是真心對我的,是愛我的,是想和我有最后的結局的。
和他在一起度過了最快樂的三天后我就回學校了,從此,我們的感情急劇升溫,每天有講不完的電話,發不完的短信,聊不完的QQ,我在想,就這樣吧,就這樣安安穩穩的和他過下去吧,就這樣和他在一起吧。
那些日子為了他,為了我們的未來,我斷了和所有男性好友的曖昧,我把他寫進空間,寫進說說;把我們的一切告訴所有的朋友;他喜歡吸煙,我努力的適應香煙的味道;他喜歡打牌,我每天守著電腦看他到深夜只為可以和他道一句“晚安”;為了他,我愿意收起一切鋒芒做一個小女人……沒有人知道,那年的我是多么真心的對他好,是多么的希望可以有一輩子的愛情。
我們每個月很少逛街,留著錢可以穿過好幾個城市見上彼此一面,是的,只要見到就好,甚至彼此都不用說話,就那樣靜靜的看著對方,就會覺得真的,好幸福。
幸福總是來得快走的也快的吧,八個月二十四天,我們的第二段感情持續的時間,那么愛,卻又愛的那么短暫,短暫的我甚至記得第一次爭吵的樣子。
我知道我們的感情是不被看好不被祝福的。不被看好,是我們是真正的異地戀,不是青梅竹馬的我們,怎么經得起兩地的分離?不被祝福,是因為他有過一段刻骨銘心,是的,刻骨銘心,他們相愛了五年,五年的時間足以叫一個女人深深的印進他的心里。更何況,在他的城市,早已有他心儀很久的女子。我?也許只是一時的替補吧,或許,連替補都不是。
第一次分手的那天,我哭著打他電話,我說:“親愛的,你怎么可以忘記你說過不會讓我傷心的,不會讓我哭的,你說過要照顧我一輩子的;你說過如果有一你他想離開了,只要我哭了你就會心疼的留下的;你說過要娶我的,說過要拉著我的手走過所有的風雨的;你說過你永遠不會讓我受傷的;我說親愛的我那么相信你,你怎么可以忘記?我說親愛的我們不要分開好不好?我說親愛的我愛你。”那天,電話那邊的他好久好久都沒有出聲,我聽到他哭了。
第二次分手時候沒有絲毫的預兆,九月的夏天異常的悶熱,他毫無征兆的打來電話,我們聊得那么開心,充滿了電的手機竟然就忽然沒電了,我郁悶的回到宿舍,他也還沒睡,我就說:“上QQ聊天吧。”他就說:“好啊。”如果我知道接下來我們就會聊到分手的話,我想無論如何那天我也是不會和他聊天的。
接下來就像一場夢,前一秒我還在他的“老婆我愛他,以后他要好好照顧自己”的甜蜜愛意中,后一秒他便說“親愛的,我們分手吧。”我問“為什么”他回答的很簡單“不愛了,不想為難自己,也不想耽誤你。”看看,多么好的理由,這一次,我沒有挽留,我知道挽留早已沒了意義,我說:“好吧,我們分手。”
合上電腦,我哭了,終于,我們還是分開了,他忘了,還有三天就是我生日,我們計劃了好久的,他說過要陪我過二十周歲生日的,我那么期待的一個生日怎么可以缺少他?我賭上了全部的愛情,他怎么舍得讓我輸?
那場生日我請了好多的朋友,喝了很多的酒,也借酒耍瘋的摟著別人的脖子叫著他的名字,我知道我沒醉,可是我多想就這樣真的醉一場,醉的不會醒來,那么是不是我的心就不會那樣的疼?
我還是沒有忍住,一個人偷偷的又去了他的城市,我站在那個只為他停留過的車站打著他的電話,無人接聽,我一個人坐在我們常坐地那張椅子上,靜靜的坐了好久,卻是忍住沒有去找他,那么多的不甘心,那么多的放不下最終還是化作了淚滴……
他改了密碼,刪了我的QQ,空間也對我加密,那么一連串的動作讓我徹底死心,讓我不得不逼著自己放下他。
我還是不恨他,畢竟我們有過二百五十多天快樂的回憶,我怎么可以忘記這么多美好的和他一起的曾經最美麗。
和L在一起的日子我也成長了很多,感動過很多,我祝福他,也祝福他愛的她,是誰說過的“喜歡一個人就放開手并祝福他邁向幸福的腳步。”


第三段感情,也許都不算戀愛吧。
他是我們學校的,和我一屆,彈一手好吉他,唱歌很好聽,籃球打得好,有著迷人的眼睛,那天當朋友把他領到我的面前時,我知道,我完了。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用舍友的話說我就是中邪了。他不喜歡我穿高跟鞋,好的我不穿或者能不穿就不穿;他不喜歡女生喝酒,好的我不喝誰叫都不喝;我可以跑好幾家超市買保鮮盒給他和他的舍友煮香香的粥;我可以把蘋果削好皮切好了給他送去;我可以原諒他每周只陪我幾十分鐘還要接好多的電話;我可以拉著她的手聽他講好久他是多么愛他的前女友;我可以站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看他打籃球;甚至只要他開心,只要可以看到他笑,我就會覺得花都開了……
我知道他不愛我,甚至每次擁抱的時候他都沒有用力的擁過我,他很少主動聯系我,很少陪我,可是就是那很好的幾次還是深深的暖在我的心里,我記得在南京的時候一個人住害怕,他就開著電腦陪我一夜,看著我睡著;我回學校,他去火車站接我,幫我拎包;我考文秘證,他陪我坐一個多小時的車去再等我考完一起回來;我耍賴叫他多陪我幾分鐘他也會答應……我想我是真的被他吸引了吧,明知道是萬劫不復卻又心甘情愿飛蛾撲火,我想終有一天我可以等到他忘了她,可以守得云開見月明的,可是我們還是分開了。
再后來就大二的寒假了,我潦草的回到家中,沒有悲喜,初戀也找過我,可是卻沒有再愛的力氣與興趣,從高一到大二,三段感情,我身心俱疲。
前些天家中無人,我無意中從二樓摔下,手心著地,疼的鉆心,我坐在地上狠狠的哭了一場,抱著電話卻不知道可以打給誰,我一個人去了醫院,一個人排隊掛號,一個人跑上跑下,一個人簽單,一個人皮試,一個人掛水,我對自己說:我可以的,沒有你們我一個人可以的。那段日子我好害怕用手機,我好害怕我會忍不住打了誰的電話,我好害怕我好不容易偽裝出來來的堅強會剎那崩潰在電話信號里。自己也想了很多,也終于明白愛情是需要等待的,它不是靠一個人的努力與付出就能得來的,它是件奢侈品,它放在櫥窗里美艷絕倫,可是當我們沒有能力去購買它時,就不要去靠近它,因為只有那樣我們才可以自欺欺人的覺得它離我們很近,就在我們觸手可及的地方等著我們。
其實我也明白,現在想要嫁給愛情很奢侈,身邊也不是沒有追求的人,只是不知道該如何去對待心中的情感,不知道該如何面對自己,面對自己與他人的感情。
現在的我,一個人,過著自己的生活,看著別人的故事,感覺也很好,沒事的時候就發發呆,看看自己喜歡的古文,沒有太多的情緒,沒有太大的起伏,沒有別人想的那么好卻也沒有那么糟,也還相信愛情,只是也學會了等待……
昨天去醫院復查,一護士問:美女怎么總是一個人啊,男朋友呢,不陪你的嗎?我說:沒有啊,你看我一個人不是可以的么?你看,我多勇敢啊,不是嗎……
三段感情的結束,我成長了很多,年少輕狂的歲月我也經歷了愛恨情仇,能有幸遇到過相愛的人,我很滿足,也很感激,很多朋友問我:那最后會怎么樣?其實我不知道,也許我的最后就像我和他們的感情一樣――沒有最后。








  
                                                2012 2 12


最新評論
發表新主題   回復主題
快速評論
標題:
內容: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
掃描上方二維碼
看更多免費小說

更多登錄方式

無法登陸?請看這里>

中国福利彩票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