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約定
作者: 關烏鴉更新時間:2018-11-12 15:15:19章節字數:5682
    人類的歷史,就是人類丟臉的歷史。

    而有些趣味是從丟臉中獲得的。

    章依曼被這個惡作劇徹底捉弄了,知道真相后的她也確實很生氣,然而,剛才她從大叔主動的親吻中隱隱感受到,她堅持不懈了很久并打算一直堅持下去的一些事情,終于有了反饋。

    大叔這塊堅冰,有了融化的跡象。

    大叔在這段戀愛中處于被動,總是有所顧忌,這些她都是曉得的。但她并不氣餒,她認準目標就不會輕易放棄,她甚至做足了耗上個好幾年的心理準備。

    章依曼原以為這場拉鋸戰會持續很久,但現在看來,她并不是在做無用功。

    這種全身幾乎都要軟化的喜悅,讓章依曼覺得這一次的丟臉,特別值得。如果可以,她希望多丟臉幾次,那樣她的大叔就會再用親親來安撫她。

    章依曼的直覺是對的。

    意料之外的真心話和意料之外的大冒險,硬生生撕開了韓覺在今早壘起來的心防。

    如果是兩個有戀愛經驗的成年人談戀愛,雙方雖有默契,但是愛起來總有一種后勁不足的感覺。

    大家張望過世俗,體驗過冷暖。你說,我條件反射講,跟喝水一樣簡單。但其實過程中充滿著畏手畏腳,擔憂這個擔憂那個。一個笑只敢笑七分,省下三分給自己留余地。

    這是人類基因里的習慣,總結經驗,躲避傷害。

    但是如果是和經驗不足的年輕人談戀愛,這感覺就是另一回事了。

    盡管年輕的戀人在感情中很多事情會處理不好,但他們對待感情的態度是認真的,虔誠的五體投地。

    之所以人過中年有事沒事就回憶青春,緬懷校園時期的戀愛,確實是因為那時候的年輕人都很可愛。那個年紀簡單而直白,有沖勁,說喜歡你就是真的喜歡你,而且還是百分之兩百的喜歡。不畏懼自己沒錢,也不介意暴露自己的不足,什么都坦坦蕩蕩,什么都純粹。一句話還沒開口,愛意就從眼睛里溢出來,遮都遮不住。

    有的感情,只要和對方對視一眼,心意就傳達到了。

    現在韓覺看著章依曼,他就明白了。

    韓覺本質上是一個膽小鬼。在別人仔細介紹自己之前,韓覺絕不會先開口講出自己的信息。在別人先坦露感情之前,韓覺絕不會先表達好感。

    就算到了這個陌生的世界撒開了玩,但他在感情方面依舊擰巴,依舊小心翼翼,依舊別人進一步他退一百步。

    韓覺兩輩子加一起,戀愛只經歷了一段半,但這并不代表他是個戀愛白癡。打小孤僻敏感的內心,讓韓覺可以更敏銳地感受到別人的愛與恨。

    在韓覺看來,章依曼她就像小太陽一樣,簡直燦爛到耀眼。

    從相識的開始到現在,章依曼坦坦蕩蕩地把自己攤開成一個靶子,全心全意地展現自己表達自己,不怕收到傷害,只怕愛意不夠明顯,沒被他看到。

    韓覺知道自己變了很多,他來到異界的心防,正在傻妞炙熱的、毫無保留的愛面前,一點點融化。

    和章依曼談了這么多的日子戀愛,很多事情已經發生,還有一些事將要發生。

    韓覺沒法無動于衷。

    ……

    “不管剛才那段會不會播出去,我們先統一口徑。”

    “嗯~”

    “到時候別人問起來,你就說那個魔術是我們兩個聯手反整節目組的惡作劇。”

    “好的~”

    “見到王導他們的時候,底氣要足一點。”

    “噢~”

    “秦姐那里……你說不說實話都可以。”

    “嗯。”

    韓覺哄好章依曼之后,拉著她噼里啪啦在收拾惡作劇的尾巴。但是無論他說什么,趴在他肩膀上的章依曼都糯糯地應著,仿佛百煉鋼都能化作繞指柔。讓韓覺也不知道到底她有沒有聽進去。

    “對了,你爸知道這個事情之后,會不會打死我啊?”韓覺晃了晃肩膀,無不擔心地問道。

    韓覺和傻妞對好的這套說辭播出去之后,他在相當一部分人眼里,恐怕就成了有預謀騙吻的無良大叔。這部分人里肯定包括章耀輝。所以韓覺就很擔心自己的生命危險。

    “哪里,我爸爸人很好的!”章依曼扭了扭身子,為父辯護。

    韓覺點點頭。

    自欺欺人也好,韓覺對章耀輝的印象還是不錯的。章董事溫文爾雅,不像是意氣用事喜歡動粗的人……

    章依曼補充道:“就算要打的話,應該是死不了的。”

    “……”韓覺抿了抿嘴,露出一個很蕭瑟的笑容。

    “就算播出去也很好啊。”章依曼笑著說。

    “怎么?就算我僥幸沒被你爸打死好了。難道你就不怕丟人?”

    “嘻嘻~”章依曼突然羞澀起來,“反正……你不告訴導演他們真相,他們就會以為都以為被騙了呢。再說了,這次親親不播出去,以后遲早都要播出去的。”

    “怎么講?”韓覺表情相當復雜,不知道要先吐槽哪句。

    章依曼抬起頭,把下巴擱在韓覺的肩膀上,就用一種恨鐵不成鋼的語氣說:“我們以后肯定還要親親的呀!總不能親一次就剪一次吧?遲早都要讓大家看到的,所以不如從這次開始,讓它播出去~~”

    韓覺深吸一口氣。

    韓覺很想告訴傻妞,以后不一定總是會親親的。但是現在的情況是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甚至出賣了色相才哄好傻妞,韓覺不想毀了這大好的局面。

    但是,有句話老話說得好,說一個謊話,之后必將用更多的謊話來圓謊。費勁心神。

    “好了,我們走吧。”韓覺拍拍章依曼的肩膀,就準備帶章依曼下樓去吃飯了。

    “等一下,”章依曼從韓覺的肩膀上起來,坐直了身子,神采奕奕地看著韓覺說,“曲子呢?”

    “啊,曲子啊,”韓覺心里咯噔一跳,“曲子怎么了?”

    他知道章依曼是在問剛才他話里的那首曲子,但是,這句話是他急中生智想出來的話,哪里真有什么曲子。

    “想聽!”章依曼搖著韓覺的胳膊,十分好奇什么樣的曲子,會在彈完之后讓氣氛變成適合親親的氣氛。

    “下次吧,你看現在該發生的都已經發生過了,曲子什么的已經不重要了吧。”韓覺說著就要起身。

    “重要的!”章依曼一把抱住韓覺的腰,用受傷小動物的目光看著韓覺,“我想讓關于初吻的回憶里有音樂,最好是聽到這首歌就想起初吻,一想起初吻,就想聽那首歌。”

    韓覺直直地看著章依曼。

    章依曼雙手合十,嘟著嘴巴:“大叔,拜托拜托~~”

    “嗯……”韓覺嘆了口氣,點點頭,開始沉吟。

    章依曼歡呼一聲,就噔噔噔跑去拿來吉他。

    吉他是上次直播的時候節目組拿來的,錄制結束之后便一直放在同居小屋里。韓覺不知道王導是不是嘗到了歌手組成的情侶的甜頭,有意要榨取更多曲子,所以才把吉他放在這里。

    但現在恨王導已經來不及了。

    眼下彈一首讓傻妞感覺配得上初吻的美好歌曲,才是最要緊的事情。

    韓覺拿到吉他的第一反應,其實是想彈奏來時路上一直聽的那首《最冷一天》。

    然而韓覺想了想覺得不行。不是歌不好。《最冷一天》的歌詞雖然溫暖,但內核意境極度寒冷,冷意十足,是一首消極的歌。這歌讓傻妞聽了去,敏感且擁有歌曲鑒賞能力的傻妞也確實會感動,會掉眼淚,但韓覺可不想讓傻妞回想這一天,心情都郁郁寡歡。

    韓覺知道自己不能猶豫太久,于是腦袋里一首首歌快速掠過。

    終于,在他假模假樣慢吞吞地調完了弦之后,他想起了一首歌。

    “準備好了嗎?”韓覺說。

    “早就準備好了!”章依曼看韓覺磨蹭了半天,早就焦急了。

    韓覺卻故意不急不躁地笑問道:“你還記不記得你來美利堅找我的時候,我們去了一家吃飯的餐廳,那就我給你彈了鋼琴的那天。”

    章依曼快速地點點頭。

    她當然記得。就是在那個餐廳里聽到了那首《秋日的私語》,她才堅定了自己的決心。那首鋼琴曲子至今還被她常常在節目里彈起。

    此時一聽,章依曼還以為韓覺要彈類似的曲子,然后她就聽到韓覺繼續講著:

    “那你還記不記得我們在那天,做了很多約定。”

    章依曼眼睛一亮,笑容燦爛,臉上浮現遲來的羞澀。

    那天在餐廳,她感受到了翁楠希的威脅之后,就拉著韓覺做了很多很多的約定。約定去哪里旅游,約定意外來臨的時候不準輕易下車,約定不準放棄她……約定這個約定那個,還約定了不要輕易分手,不要輕易下車。

    “這首歌就叫《約定》。”韓覺看著章依曼,溫柔地笑著。

    韓覺是不想下車的。

    很不想。

    但不下車是不可能的。

    越是接觸著幸福,韓覺就越是悲觀,會想到幸福結束之后的事情。

    他原本是顧城詩里那個的人,但他面對章依曼連綿不絕的靠近,等他回過神的時候,他已經心動了。

    但這不是他不顧一切的理由。

    韓覺他孑然一身在這世上可以輕易做自己,但章依曼未必能。即便她想,但也困難。

    做自己是有沉重代價的。因為在做自己的過程中,會遇到很多阻礙。這些阻礙未必全部來自社會,有時還來自身邊的人。阻礙之所以能成為阻礙,是因為它們在你的生活里占據了一定的分量,打斷骨頭連著筋。

    跨過阻礙,有時候意味著斬斷一定的羈絆。

    韓覺不能害了傻妞。

    他不能鼓動傻妞跟他不顧一切,那是不負責的。

    他能做的,就是好好地珍惜和章依曼在節目里的這段經歷。

    只是看著眼前的小姑娘,韓覺明確感受到自己眷戀著這段關系。

    他祈禱著節目下車的那一天到來的晚一些,再晚一些。

    章依曼聽到韓覺還記得他們那些的約定,幸福極了,她忍著羞意咬著嘴唇,主動拉開了距離,正襟危坐地等著韓覺彈奏。

    韓覺為前女友寫了很多歌,也為小綠和章三寫了歌。章依曼一直很羨慕。

    她雖然收到了幾首韓覺的歌,也唱了。但她感覺那些歌的歌詞,都不是因為她而寫的,她也不是歌詞所描述的對象。

    她一直想等來一首屬于她的甜蜜的歌。

    現在等來了。

    韓覺看了看章依曼,噙著笑,問道:“粵語歌聽得懂嗎?”

    “聽得懂!”章依曼雀躍道。

    韓覺點點頭,毫不意外。這個世界的粵語歌雖然沒有像前世那樣獨占華夏歌曲半壁江山,但因為粵語擁有優美而獨特的音韻,使得粵語即便在另一個世界,依舊成為了許多音樂人用于表達的語言。

    韓覺得了回復便不再言語,他低下頭,撥動著懷里的琴弦,緩緩開口唱道:

    隨著韓覺的低吟淺唱,章依曼迅速就被帶到了那個和大叔在異國漫步的美利堅。

    在異國的感覺是獨特的。

    在陌生的地方散步,一半的心神在風景,一半的注意力在身邊的意中人。

    章依曼清楚記得,就是在漫步街頭的那個晚上,她套路地問大叔怎么翻譯,大叔笑著跟她講——。

    秋天是離別的季節。他們從秋天在一起,并且相約再渡過一個秋天。

    歌詞中其實寄滿著韓覺的擔憂。

    然而沉溺在回憶里的章依曼,只聽著后面堅毅的告白,為之幸福,根本沒有注意到潛藏的憂慮。

    一首曲畢。

    章依曼永遠是韓覺最忠實的頭號粉絲,她鼓掌著,歡呼著:“哇!好聽好聽!”

    “真有那么好聽嗎?”韓覺笑容寵溺地看著章依曼。

    章依曼興奮地點點頭:“好聽!特別好聽!以后這是我的本命歌啦!哈哈哈哈!”

    韓覺跟著一起笑著。

    這首歌的歌詞其實涉及過去、現在和未來。

    樂觀的人會聽出樂觀的版本:主人公依偎在愛人懷里,深情地回憶著過去,展望著未來。而悲觀的人會聽出悲觀的版本:主人公空守著當初的約定,苦苦等待著那或許已兩鬢斑白的人。

    章依曼笑容燦爛。

    韓覺笑容雖然也燦爛,但那笑容里,怎么都有著揮之不去的悲傷。

    ————

    注:《約定》——王菲

    張學友、陳奕迅分別翻唱,各具特色。特別是陳奕迅唱完這首歌之后,說了一段懷念張國榮的話,要大家珍惜眼前的人,不要失去了才追悔莫及。

    本書用的是陳奕迅版本的意境。

    用在小說里的四月一號,特別應景。
為該書點評
溫馨提示: 請文明發言
系統已有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掃描上方二維碼
看更多免費小說

更多登錄方式

無法登陸?請看這里>

中国福利彩票新快3